畫畫

Drawing for a Better World.生活隨想

星期一, 5月 05, 2014,0 Comments



早前響應了  Kiehl's 「Art Marathon畫畫馬拉松」慈善活動。

完成一幅以「Drawing for a Better World」為主題的圖畫,Kiehl's 便會捐出港幣10元予「綠色力量」。

這幅圖畫是 Simon 主筆,安娜幫忙上色的共同作品。

一方面參與了慈善活動,另一方面也滿足了 Simon 愛畫畫的興趣。

說到畫畫,Simon 便想到了最近看到的一個節目,想分享一些感興。


節目上,訪問了一位藝術家的工作室。牆上貼滿了樓盤廣告。藝術家說:「我不是宣傳廣告,而是反廣告。」原來,設立工作室以來,從沒有人洽購她的作品,只有一些問她是否願意賣出工作室的人。

租金過高,年輕藝術家缺乏投入創作的地方,只有出名的藝術家可以生存,令藝術創作空間變得單一。這是訪問得出的總結。

筆者,不是藝術家。但回想小時候,年幼無知的我的第一個志願是當一個「流浪的畫家」。為什麼要流浪?因為感覺滿浪漫的。為什麼想當畫家?因為,純粹的喜歡塗鴉畫畫,那是很單純不涉及利益的理由。

小時候還算有點畫畫的天份,拿過填色比賽獎,作品被貼堂,對小小的自己無疑是一種莫大鼓勵。家裡沒甚麼錢,所以從沒參加過任何畫班,只會在學校的美術課學習、放學後畫畫。有心去做一件事,即使不出色,亦會有所長進。

還記得初中時,老師這樣評價我的一個作品:「如果能完成,會很高分。」但我不希望因為時間的限制,草草了結它吧?或許成績表上的分數會降半個等級,但至少我可以把畫作帶回家,再將它完成。後來不知為何,這幅畫不見了,我閒時畫畫用的掃描簿不見了。翻箱倒櫃,遍尋不獲,我傷心了好久。

可惜,我從小就養成了不好的性格。沒有明確的自我意志,就算有喜歡的東西也不爭取。家人、老師、社會期望我做甚麼,我就跟著走。高中的班主任誇我是一位好學生,漸漸懂得獨立思考的我,回答她:「我只是聽話的學生,我眼中的好學生應該是更出色的。」我其實並不喜歡不為自己著想的我,也厭倦那種隨波逐流的人生。

聽說理科前途較好、男生應該唸理科,所以我選修生化系。問父母意見,他們的準則是「賺不賺到錢」。雖然我喜歡生態學,對於原子、物理、公式啊,也不算討厭。但我喜愛的,其實是文科系。進入理科班,意味我跟美術課絕緣,繁忙的課堂和沉重的考試,亦令我疏遠興趣。

我不是為自己找籍口。從小就不曾怪責任何人,自己的事自己負責。現在對自我的了解多了,就從這一刻起拾回失去的東西。技術和時間不容許,那就不畫水彩掃描,畫畫漫畫塗鴉,既方便又環保。我喜歡的,是創作帶給我的滿足感。

不過,想呀想的,就發現好多跟藝術發展扯上關係的事兒。那又豈止是職業藝術工作者在社會生存的問題,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,我們給予了怎樣的空間和支援,社會、家長、學校又製造了何等壓力?如果把孩子教導成我小時候的模樣,那肯定不是一件好事。

給他們鼓勵,給他們信心,給他們堅定意志,給他們自由的空間吧。否則,未到租用工作室的階段,多少童真和夢想都被現實壓垮。





如果喜歡我們的分享,請 Like 一下我們的 Facebook。

可以了解我們的最新遊蹤及資訊喔^^
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意見: